跨境電子商務的海關監管解讀
來源:海貿會 更新時間:2014-08-04
昨天發布了針對海關總署的56和57號文的觀點解讀,在海貿會的500人跨境電商大佬微信群里引發了激烈的討論。
  基于很多出口電商老大并不特別關注這個,進口電商創業者很是低調,倒是一群物流服務商很激烈。我(海貿會聯合創始人Paul)特別拜訪在海關/電商/郵政從業過的三棲專家快郵口岸科技創始人劉劍錚James,跟他深入討論這56和57號文,以及進口電商發展過程中的海關和稅務問題。
  Paul:談談海關總署的56號文吧,對出口外貿電商企業有影響沒?
  James:那就隨便說說,筆下留情哦。總署此次公告內容最主要的核心是貨物和物品的監管條件、監管方法,嚴格區別了兩者之間的進出境的報關待遇,免得魚目混雜給進出口報關留下監管漏洞。
  以出口為主的國內跨境電商因為經營模式的問題對出口退稅、便捷通關的需求好像關注不大,他們只對結匯有興趣。但進口跨境電商和電商物流企業對56號公告里的進口物流關務政策倒是超前關注。
  Paul:貨物與物品的監管是怎么回事?難道不是一樣的東西嗎?有什么不一樣的監管要求和條件嗎?
  James:不一樣,很大區別的。既然海關總署提出了對網購商品的監管要求,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就明確了國家監管部門給跨境網購商品一個身份標識,也就是說跨境網購的交易屬性還是與線下的國際貿易物流是有區別的,線上商品跨境交易有別于跨境免稅店形式,也有別于商業快件的貨樣廣告通關形式。線上商品的跨境交易只要保證的自用合理數量就完全可以參照行郵清關的方式來,海關總署推出了9610的特別監管代碼后,接著又出臺了56號公告給出了具體的通關政策。
  跨境電子商務的交易特點是交易單票量極多(跨境貿易合同的買賣雙方),而每個交易成交的商品量又少,一噸奶粉進口可能會有500個以上的跨境買賣雙方(收發件人)的信息量,跟傳統的國家貿易物流的單票報關就一集裝箱的有極大的區別,以前B2B純貨物報關的國際貿易形式隨著跨境電子商務形式的出現完全改變成B2C\B2B2C甚至是C2C等。這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最終的收貨人一定是個人,而商品交易的物權轉移一定是線上的,只是物權在線上轉移的時間點和商品物流的具體位置不同,而存在了報關的具體形式。
  而隨著線上交易的物權轉移,產生了貨物、物品報關的具體要求。貨物及物品報關的提交內容最大的區別是:貨物涉及許可證,而物品沒有;而物品報關則需要報關人提供收件人的詳細身份信息、地址、電話、購買具體商品名稱、交易訂單編號。貨物報關方式在收發貨人的具體信息上倒是簡化了。
  海關對跨境電子商務物流的交易特征也采取了“清單核放、匯總申報”方式辦理貨物及物品的報關方式,但電子商務交易及物流通關的數據基本是海量信息,監管部門監管到位唯一的方式就是實現跨境貿易電子商務信息化報關處理系統。前期的5個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服務試點城市的信息化處理平臺面對的業務方向也不盡相同。鄭州的E貿易信息化平臺主要是解決以跨境電子商務的進口物流業務為主要側重點來設計的,快郵口岸科技對E貿易信息化平臺設計邏輯是完全是從跨境電子商務交易、物流清關、物流派送等全電子數據申報,實現無紙化全數據核查、核銷。實現對接電子商務企業、電商物流企業、個人信息的大聯網全數據交換,報關電子數據的直接采集實現數據的可靠性,監管風險及核查變得容易操作,真正實現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進口便捷通關。目前,信息化平臺唯一難點是需要解決物流關務數據的預審報和企業、個人數據直接對接的問題,這也需要試點企業完善,類似于線上申報功能(或者物流企業代申報),作用與目前線下的報關行功能相似,眾所周知線下的報關行是海關的衍生部門(或者說是協助報關部門),數據來源大部分是紙質人工提交操作,數據的變動存在極大風險。
  Paul:受教了。搞清楚了貨物和物品的區別才能真正搞清楚報關方式不一樣。海關的企業注冊登記及備案管理是怎么回事?
  James:企業注冊登記和備案就象你們要同居需要辦結婚證一樣的道理。
  跨境電子商務形式會產生大量的買賣雙方,海關要求企業和個人登記和備案除了報關數據直接采取需求外,最重要的考慮就是可以追責。比如物品通關都簡化到不需要你們每個交易訂單提供合同了,還不許人家要求你去注個冊備個案?
  既然是要追責,那就是證據鏈條和鎖定對象的問題了,所以各主體企業都要通過跨境電子商務通關平臺實現聯網對接。
  海關2014年56公告里沒有限定境外電商企業和個人不能注冊登記和備案,按照政府負面清單管理的原則理解,那各個屬地海關就一定可以開放的了。據我所知原來的鄭州E貿易試點,鄭州海關是不對外企開放,不知道他們那時咋想的,跨境電商的基本屬性是全球不分區域的,線上的商業特征是有線下的商業特征能一樣么,工商、稅務、海關還能照搬線下監管模式么?李克強總理的強力推動政府負面清單管理的思路太最正確了,是一條深化改革的好路子。
  Paul:看來中國的海關還是很開明和進取的,負面清單管理這個非常棒哦,那海關如何做到進出境貨物、物品的通關管理和監控?
  James:這就得好好聊聊了,這是個大學問哪,你操作不當容易就掉坑里。主要談進口,大家都知道,貨物和物品的監管方式和進口征稅方式是不一樣的。貨物是國際貿易通行的說法,貨物征稅有關稅、增值稅、消費等稅種,海關征收關稅和代征增值稅,政府征稅主管部門都不一樣;跨境貿易電子商務貿易個人物品通關是我們現在海關的明確說法(這點很強悍,呵呵)。行郵稅是海關主管征收的稅種(行李物品和郵寄物品的稅種),關稅和進口環節海關代征稅合二為一,所有跨境電子商務只要你按物品通關,那么其他單位要的稅種就收不到了。(其他稅種的征收單位找誰哭去?當然我們國家也在搞稅收改革,稅收體制改革完成時也就引刃而解了)既然是合二為一,行郵稅率相對某些商品要高一點,當然生活必須品是絕對比貨物征稅要低得多,個人物品征稅還設有50元起征點,意思是向個人征稅少于50元就以下就不用征。(詳見海關總署公告2012第15號的進境物品歸類表和完稅價格表),我們國家的進出境物品征稅方式是行郵稅,原來國家設定行郵稅的初衷是照顧給境外華僑和留學生郵遞物品需求的,所以征收行郵稅的另一重大原則是仍在合理數量以內的個人自用物品。
  現在的問題是跨境電子商務物流在各種進口渠道,海關在什么情況下按貨物和物品來監管征稅?如何查驗監管?以下是目前國內現有的渠道。
  (一)目前各試點城市的保稅進口清關模式。
  其一,保稅監管場所的設定快件物品清關本來就與海關監管原則沖突。國外商品(暫時定名為商品,不區分貨物還是物品)進入保稅監管區是以一般貿易報關進區保稅監管,還沒涉及到征稅,但一定涉及到國家商檢和進口商品許可批復。要求跨境電商企業商品備案時,那么就得要求你進口的商品是符合國家商檢和進口許可的。跨境電商企業線上銷售的商品大都是國外生產的產品,國外產品的質檢報告代替不了中國的質檢報告。海關56號公告只是解決了商品征稅的條件和依據,但沒解決商務部及中國商檢關于跨境電子商務的進口政策,所以只要涉及到質檢和許可證,那么保稅模式這一點上就是極大的門檻,而且不可能突破。
  其二,跨境電商供應鏈倉庫前置,售前批量商品放在中國保稅區的保稅倉(相當于我們出口電商的海外倉)。跨境電商商城平臺(不管是B2B還是B2C的電商平臺)的線上交易后,按交易訂單的商品、價值、買賣雙方等信息提供第三方物流委托報關出區,核銷保稅倉入區商品賬冊。這里也會存在一個物權持有人轉移邏輯不清晰,單證或者說電子數據強轉為B2C,化整為零逃避征稅的風險。你用交易數據證明了物權轉移給了個人,出區按個人物品申報,數量核銷一致,那么進區是按貨物和出區是按物品的報關屬性你如何解決,他們的監管征稅方式是完全不一樣的。也就是說根據電子交易數據強制轉化關稅的征收方式,完美的實現螞蟻搬家,那么可以做到零征稅的哦。舉例:比如B進口1000罐奶粉化為500個人C報關就不需要征稅,因為奶粉完稅價格是200,稅率是10%,兩罐征稅價格是40元,沒到個人50元起征稅點,所以免稅。
  綜上兩點,本次海關總署2014第56號公告對保稅模式沒有實際意義的推動,估計還是只能在限商品、限價值、限數量、限企業四限的方式下繼續撐著。唯一可以行得通且走得快的模式就是c2c(我以前講的集貨模式),入區時就是快遞企業集中的個人物品、出區也是,其實就是做快件監管場報關模式,保稅備貨模式有點扯。
  (二)目前快件監管場進口清關模式
  目前機場、陸運、港口商業類性質的快件清關場(指的是除郵辦監管場外的,比如UPS、DHL、順豐等快遞企業入駐的快件監管場)進出境快件分為三類:文件類(kj1報關單)、個人物品類、貨物類(免稅KJ2報關單,征稅KJ3報關單)。貨物類指的是企業間往來少量無商業價值的廣告品和貨樣,所以雖然是按貨物類清關也是參照行郵征稅的方式超出50的征稅,并簡化報關手續,無需合同,只要填KJ2或KJ3報關單即可,這點跟本次56號公告的貨物及物品申報清單相似。
  本次56號公告的政策比現有的快件監管政策(詳見海關總署令147號公告)的個人物品清關和貨物清關都有極大的優勢。大家都只知道,因為現在的快件監管場海關對個人物品的清關方式實際是很謹慎的,基本沒讓快遞企業以個人物品的方式報關,最多按貨物類的方式清關,個人物品清關政策的特征沒有充分體現。本次公告對跨境網購商品給與一個明確的認定,符合個人自用特征及合理數量就可以按個人物品清關,56號公告的政策與快件監管場的監管政策形成了優勢互補!
  政策互補,但通關系統平臺卻不能互補,快件監管場用的是快件管理系統,主要是靠快遞物流企業自己將快件數據上載或導入系統內,數據采集和整理都是人工操作完成,而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進出境的貨物、物品交易的原始數據卻是通過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臺直接與海關聯網對接,從而提高報關數據申報效率。
  海關后臺的查驗布控、風險控制系統功能基本都相似,比如EDI快件報關數據審核,貨物、物品品名控制,申報人額度管理,X光機、同屏對比系統等。
  所以,總署56號公告的出臺對快件監管場來說是一注強心針,現在只需完善關務預申報系統了。
  (三)國家郵政快件監管場進口的郵路清關渠道(萬國郵聯的郵路清關)
  中國郵政速遞的跨境電子商務的物流產品進出口都有,各省郵政速遞公司的路由都在不斷優化,瞄準的就是跨境電子商務快遞物流市場。本次跨境電子商務進出境貨物、物品的監管事宜的公告,對郵政部署的郵路進出口快遞產品來說是如虎添翼。
  進出口郵路本來就一直都是再按個人物品清關,只是業務量不大。郵辦海關對跨境電子商務所帶來的個人物品屬性沒明確前,不敢放量清關,畢竟還是屬于跨境貿易性質。
  作為物流企業來說,出口退稅的關鍵節點就是出口報關單,只要海關認定此次公告的貨物、物品申報清單作為出口憑證,結匯、退稅就都解決了,當然自身企業的信息化系統也得完善,才能與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臺實現電子數據提交。
  一句話,他們只需要跨境電子商務的商品是可以按個人物品清關的,那就行了,這公告貌似就是為他們量身定做的。
  Paul:看來郵政今后的收益會最大哦。那你最終怎么看海關總署的56號文。
  James:
  此次海關總署56公告的出臺,目的是促進跨境電子商務的良性發展,給跨境網購給了一個可以在關務政策上找到屬性的認定。海關對跨境電子商務給出的指引,象征的意義大于目前可操作的實際意義。但隨著政府對外貿易其他管理機構的政策相繼出臺,跨境電子商務的政策一定會越來越符合實際,變得可操作性。跨境電子商務通關渠道的打開并有效監管,代購水客的灰色通道自然也就消失了,即堵也疏,那么老百姓的跨境網購需求也能得到真正實惠。
  Paul:謝謝james,今天時間有限,我們就談到這里吧,james,我準備把這篇文章發給海貿會的會員學習下,可以嗎?
  James:
  當然可以,海貿會作為國內最大的跨境電子商務組織,會員都是跨境電商的企業與老板,我很希望我的分享能給大家帶來價值。不過這也只授權給海貿會獨家發行哦。

秒速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