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出臺教育信息化三年行動計劃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更新時間:2019-04-28

探索試點“城鄉同步課堂”浙江出臺教育信息化三年行動計劃
要縮小城鄉教育之間的差距,首先是要確保鄉村學校的學生能夠同等享受到城市教育的權利,在此基礎上才能夠不斷推進其他阻礙問題的解決,而這是信息化等技術手段目前所無法解決的。

“一塊屏”能在教育均衡化方面發揮多大的作用?這是近期輿論對線上教育討論的焦點。而浙江省教育廳近期印發的《浙江省教育信息化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以下簡稱《行動計劃》)表明,未來將在線上教育方面展開深入探索,到2020年,力爭實現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形成符合“數字浙江”發展需要的教育新生態。

根據《行動計劃》所規定的具體內容,浙江將在涉及教育治理數字化轉型、基礎教育精準教學、中等職業教育“創新提升”、“數字高校”建設、師生信息素養提升,以及教育大資源共享方面提出行動計劃。

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專家表示,教育信息化僅是教育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能夠很好地解決知識傳播的難題,在中等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階段推進在線教育,能夠起到很好的實際作用。但教育現代化最核心的是人的觀念、價值等要素的現代化,僅靠信息化技術本身是無法實現的,尤其是在中小學基礎教育階段,需要警惕的是教育信息化的構建,目前還不能解決城鄉教育權利不平等,教育資源分布不均衡的問題。

大力發展在線教學

此次發布的《行動計劃》中,如何推進在線教學的快速發展,成為政策內容的重中之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在線教學幾乎涵蓋了基礎教育、中職教育、高等教育和終身教育的全階段。尤其是在中職教育和高等教育階段,有著十分清晰的目標。

根據規劃,在中等職業教育階段,將大力推進在線教學,探索高校面向中職學校開設先休網絡課程,形成“區域共享課程+校本特色課程”的專業課程體系等。

圍繞這一專業課程體系的搭建,未來浙江還將要創建50個中職名校網絡空間,100個省級名師(技能大師)網絡工作室等一批優秀的在線教育資源。在此基礎上,全面推進中職學校“數字校園”建設,到2020年數字校園建成率要能夠達到100%,以形成浙江省中職教育的大數據庫。

除了要在中職教育階段的大力培育在線教育之外,在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階段,建設互聯網學校同樣也成為“重頭戲”。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行動計劃》中明確提出了要建設20所省級“互聯網+教學”的示范性高校,建設1000門省級精品在線開放課程等。圍繞這一關鍵目標,未來還將打造在線教學的改革案例、示范課程和新形態教材等關鍵配套要素,共同建設互聯網學校。通過組建和培養100個在線教育團隊等具體形式,為在校學生和社會各年齡段的人員,提供涵蓋學科教育、能力培養、升學指導、生涯規劃和老年教育提供在線學習課程。

浙江省發展規劃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潘毅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指出,教育信息化建設是當前建設“數字浙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其源于浙江區域內本身就具有數字化的產業優勢作為基礎支撐,同時教育信息化的市場需求和供給早已十分旺盛,政策出臺的本身也是順應社會發展需求的體現。

“對于成人教育階段而言,現代社會需求愈發強烈,但時間越來越碎片化,信息化和數字化技術手段有必要成為教育形式的重要補充。”潘毅剛稱,此次浙江發布的《行動計劃》在成人教育領域大力推動在線教育,既是發揮浙江的數字化建設基礎優勢,也順應了社會發展過程中教育市場對模式創新的新需求。

縮小城鄉教育差距任重道遠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不同于成人教育階段的大力發展在線教育,此次發布的《行動計劃》中對于尚處在中小學教育階段的信息化建設,則相對謹慎,更多地是以試圖通過網絡信息化建設以縮小城鄉教育資源的分布差距為核心。

《行動計劃》明確,將“實施中小學校網絡牽手計劃”,要求實現鄉村學校與名校名師網絡結對,組織一批城鎮優質學校與農村小規模學校和薄弱初中建立緊密型結對關系,開展“城鄉同步課堂”試點,探索兩校教師共同備課、上課、批改作業和輔導學生。

除此之外,為減少城鄉教育資源的差距,《行動計劃》中還規劃推出“名師課表”,組織名校名師為鄉村學校開設在線課程,探索“在線教學+線下指導”相結合的雙師教學服務。

“現階段的教育數字化轉型在中小學教育階段,更多地還是要以培養學生具備良好的信息素養為核心。”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包括信息搜集、分析和判斷能力在內的信息素養培育,是當前中小學階段教育信息化發展的關鍵。

對于中小學階段的基礎教育而言,儲朝暉認為,教育信息化或者數字化建設實際上是一把“雙刃劍”的作用,在此過程中品德養成等通識教育更多地還是要以課堂面授教育為主,此時在線教育的模式僅能夠作為有益補充,而不能替代教師與學生日常教學間的互動。尤其在鄉村地區,需要警惕教育信息化盲目替代課堂教育本身的錯誤思想。

事實上,這一關鍵內容也在《行動計劃》中得以體現。上述“名師課表”與“在線教學+線下指導”的行動計劃內容,僅作為鄉村教育在主科教育之外的補充力量,目的明確是為“助力學校開齊開好藝術類等緊缺課程”。

對此,潘毅剛則認為,即使是作為經濟強省的浙江而言,城鄉教育的差距依然比較大,在此基礎上的農村教育信息化和數字化建設雖然能夠一定程度上解決農村的短板,但真正如何實現城鄉教育的師資力量不足、水平不高的問題,僅靠教育信息化的推動顯然還不夠。

“關鍵是促進教育權利的平等。”儲朝暉總結指出,要縮小城鄉教育之間的差距,首先是要確保鄉村學校的學生能夠同等享受到城市教育的權利,在此基礎上才能夠不斷推進其他阻礙問題的解決,而這是信息化等技術手段目前所無法解決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要縮小城鄉教育之間的差距,浙江的現代化教育探索,依然任重而道遠。”儲朝暉指出。



秒速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