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信息公開 例外原則不得濫用
來源:人民法院報 更新時間:2019-05-08

讓政府信息公開例外原則不濫用成為政務公開標配,確保其真正釋放出助力透明政府、責任政府、服務型政府建設的強大正能量。

   近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公布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自2019年5月15日起施行。修訂后的《條例》除了明確十五類信息各級行政機關應當主動公開外,還規定了不公開政府信息的具體情形,意味著今后濫用信息公開例外原則將得到有力遏制。

   政府信息公開是建設法治政府的基本要求。在此之前,于2008年5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已經走過十余年歷程,對促進政務公開、滿足公眾知情權和監督權,都功不可沒。然而,由于《條例》對政府信息“不公開為例外”的情形沒有細化,實踐中不少地方政府以各種理由不公開政府信息的現象廣泛存在,以致政府信息公開例外原則被無限濫用。在此背景下,新修訂的《條例》首次對政府信息公開例外情形明確予以界定,無疑讓公眾看到了政府信息公開例外原則不濫用成為標配的曙光。

   不可否認,任何政府的信息公開都有一定的范圍和限制,但信息公開范圍的限制不應成為遮掩公眾知情權的“蓋子”。在以往的實踐中,政府信息公開例外原則之所以一再被濫用,除了一些政府部門對服務型政府認識不深入的官本位思維根深蒂固外,主要緣于《條例》對政府信息不公開的例外情形規定得過于籠統,信息不公開的主體、方式、范圍,以及與其他法律法規的銜接等方面,都缺乏細化、可供操作的制度設計,讓一些部門和官員可以隨意放大政府信息不公開的例外范圍。同時,因為缺乏依法問責的兜底條款,對濫用信息公開例外原則的責任追究往往止于黨紀政紀層面,威懾效果不彰,致使本應成為法治政府標配的信息公開,蛻變為制約全面深化改革的“梗阻”。故此,進一步明確界定政府信息不公開例外情形的范圍,依法讓政府信息不公開的范圍越來越小,顯然是題中之義。

   此番新修訂的《條例》,堅持法治思維,在厘清其與相關法律和行政法規關系的基礎上,將不予公開的政府信息嚴格界定在國家秘密、個人隱私、商業秘密以及公開后可能危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經濟安全、社會穩定和對第三方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等方面,大幅縮小了政府信息不公開的范圍,并對濫用信息公開例外原則不公開本應公開的信息,設計了公民可以申請復議和提起行政訴訟的救濟路徑。如此嚴格的范圍界定和嚴密的糾錯程序設計,不僅堵塞了政府信息公開例外原則被濫用的漏洞,而且也以責任的依法追究為濫用信息公開例外原則的責任主體戴上了“緊箍咒”,必將有力倒逼政府部門主動摒棄濫用信息公開“例外”原則的不良做法,自覺讓信息公開例外原則不濫用成為標配。 (張智全)



秒速pk10